问题很简单却也很致命,“活下去”,申鑫真的等得到吗?

  • 今日提点:纽伦堡期待复仇 赫尔辛堡状态正佳
  • 2019-11-04 21:38:49
  • 福彩3D第13206期谜语汇总
  • 2019-11-04 16:22:57
  • 竞彩足球:阿莱格里有信心捧起欧冠奖杯
  • 2019-12-03 11:44:11
  • 胜负彩18034期国内部分专业媒体复式推荐总汇
  • 2019-12-07 14:01:44
  • 竞彩足球:莱万多夫斯基年内将与拜仁续约
  • 2019-12-05 08:33:34
2019-12-05 11:53:25

2017年9月29日,上海申鑫在主场迎来了对阵申花的足协杯半决赛,蜂拥而至的球迷将金山体育中心附近几条道路挤得水泄不通,不少人甚至不得不将车停在两公里外的路边,再步行前往体育场。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这份热闹再也没有回来过,可能,在看得见的未来也回不来了。

上周六,已经提前降入中乙的上海申鑫队迎来了本赛季的最后一个主场。尽管部分申鑫球迷赛前在网上呼吁去现场为自己的子弟兵们助威,但现场的金山体育中心门可罗雀。三百名特地赶来上海、希望亲睹青岛黄海队冲超成功的客队球迷,成了看台上拥有压倒性数量优势的群体。

毫无悬念,比赛以0比2告终,青岛黄海如愿提前晋级中超,体育场内满是他们的欢庆声。而申鑫队只能继续等待着早已注定的降级和依然未卜的前途。球员们一同走到只有寥寥百人的主队球迷看台前致谢,和最近几个主场比赛时一样,球迷高呼“活下去”,给队员们鼓气。当队员们正准备返回休息室时,队长赵作峻突然拉住了大家——“和球迷们合个影吧。”摁下这张照片后,有球迷在看台上哭了起来。分别就在眼前,但再见却不知何时。这支曾经闯荡中超多年、成为上海足坛第三极的球队,迫切希望找到新的投资人,以继续“存活”参加下赛季的中乙联赛。但这会不会是一种奢望?

问题很简单,但也很致命

今年9月中旬,记者曾接到一通来自上海足协的“预警”电话,内容是“申鑫队很有可能在中甲第26轮开始前宣布解散”。好在,那一次,可能没有成为现实。在中国足协和上海足协的共同努力下,申鑫队球员们在赛前两天拿到了拖欠已久的工资,俱乐部又在赛前一天凑齐了前往新疆客场的路费,球队得以继续出现在中甲赛场上。虽然那场比赛还是输了,但在当时的申鑫队上下看来,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成功。“那段时间是整支球队士气最低的阶段,也是距离散伙最近的一次。大家已经挣扎了大半年,都很累了,或者说绝望了。”申鑫俱乐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后来中国足协和上海足协都来做工作,于是就又挺了过来。”

申鑫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没钱。在主教练朱炯看来,如果这支球队能稍微正常一点进行训练、比赛,结果肯定不会是这样。“你觉得今天这场比赛像是积分榜第一名和最后一名的比赛吗?要知道,这两支队之间的积分差距有40多分啊!”对青岛黄海之战结束后,朱炯面带微笑说道。就在近期,申鑫队还出现过因为欠薪而导致的罢训,但即便训练极不系统,他们还是在比赛开始后把对手吓出一身冷汗:第6分钟,孙锡鹏穿裆过人后直面门将,他的推射被扑出;第13分钟,阿莱士小角度抽射,被立柱挡出……要不是运气差了一些,申鑫很有可能让客队球迷白跑了这一趟。

说到青岛黄海,还有另一场比赛不得不提。本赛季中甲第14轮,上海申鑫在客场以2比9大比分惨败给黄海,随后的主场又以1比7不敌梅州客家,接连两场惨败让申鑫的资金问题彻底爆发。“那两场比赛大家绝不是故意输那么多,而是很多问题累积到临界点一下子爆发的后果。”一位申鑫队员对记者说,“其实现在想想挺后悔的,如果那两场比赛大家脑子再清楚一点、再咬咬牙,俱乐部如果能保住中甲资格的话,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

申鑫的悲剧,不是一个特例

在两场大比分失利之前,的确有人表达过接手申鑫队的意愿,双方的谈判甚至一度非常深入,但两场惨败一下子改变了一切。谁会愿意用买中甲俱乐部的钱去买一支可能在下赛季落入中乙的球队呢?随着申鑫的成绩越来越糟糕,对方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暧昧。而球队提前三轮降入中乙后,投资意向方更是要求买下一个“干净”的壳,这意味着申鑫必须先自己解决掉已有的高昂债务,但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我们今年卖掉了很多球员,但在我看来,剩下来的人依然都很出色,再给他们一些机会,可能就会迎来质的变化。”朱炯说,这支球队其实只需要一点点钱,在落入中乙后也可以进一步压缩开支,但没人肯先伸手帮球队活下来,一切都是白搭。

申鑫老板徐国良已为这支球队呕心沥血付出十余载,球队管理层和球员同样拼尽全力挣扎了一整个赛季,他们都没有错。从根本上来说,申鑫是倒在了中国足协的大环境中,极度虚高的球员转会费、工资和奖金让开源困难的中小俱乐部举步为艰。去年的联赛工作会议上,河南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郭光琪曾扔下这么一句话:“中国足球再不限薪,很快就会逼死一批中小俱乐部!”申鑫因为资金问题欠薪进而陷入生存困境,不是一个特例。事实上,在本赛季的中甲和中乙两级联赛中,早已有多家俱乐部公开爆发了欠薪问题,而中国足协迟迟没有公布在赛季中期统计的各俱乐部薪水发放统计情况,也是因为有太多俱乐部欠薪,据内部消息称,甚至涉及俱乐部数量已超过两位数。

在本月中旬进行的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发布会上,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明确表态,“解决球员限薪问题”已经成为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如果中国足协不能解决好这一难题,类似的悲剧只会重复上演,这很可能导致红火了数年的中国职业联赛面临“硬着陆”。

作者:本报记者 陈海翔编辑:陈海翔责任编辑:沈雷